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资讯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发表日期:2020-07-02 07:00| 来源 :健康资讯| 点击数:183 次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唯有真正打开心,才能找到为世界重新上色的契机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乎的一切都变成了灰色......

那些曾经缤纷饱满的感动,还能留住吗?

推荐书籍 :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您是否留意到,我们西方国家的穿着打扮越来越不缤纷?为什幺我们的衣柜越来越流行黑和白两种颜色?也许一切要从一八六○年的英国说起。当年的爱德华七世还只是威尔斯亲王,他非常爱抽雪茄,但他太太很不喜欢他浑身衣服都沾染了冷掉的菸味。于是,他命令裁缝师替他缝製一套特别用在伦敦俱乐部打牌和抽菸用的衣装。被称为「smoking」的无尾礼服便这幺诞生了,且很快就被英国贵族广为接纳。居然敢穿和僕人制服相同颜色的服饰,这在当年着实是惊人之举呀!这股企鹅服风潮很快就飘洋过海。十九世纪晚期,纽约人也大举跟进。于是这套装扮就成了男性参加时尚晚宴和慈善餐会的标準行头。直到今日,它仍是步上坎城影展阶梯时的必备服饰。而且,您看看最潇洒的男人──○○七詹姆士.庞德吧,他没有一集不以招牌无尾礼服现身。再看看当今我们这些象徵时尚圈的设计大师们都穿哪些颜色的服饰:从卡尔.拉格斐到马克.雅各布斯,再到香塔.汤玛斯,一个个全都穿着一身黑色,或黑白相间。就连尚—保罗.高堤耶也放弃了他原本的海蓝色条纹水手服,改穿黑西装配黑领带。

说了这幺多,女性这边又如何呢?一次世界大战后,很多妇女因为丧夫必须穿黑色丧服。然而当时女性服饰明明仍因保罗.波烈而流行着鲜艳色彩的风格。直到某天,可可.香奈儿设计出招牌的黑色短洋装,并且登上一九二六年的《Vogue》杂誌封面。当然,黑色引起轩然大波。正处于一九二○年代的「疯狂年代」且力求挣脱束缚的女士们,也觉得黑色很合胃口。后来,诸如奥黛丽.赫本和凯萨琳.丹妮芙等人,陆续成了黑色短洋装的最美代言人。对卡尔.拉格斐而言,黑色永远是「穿搭经典中的经典」。

平民时尚还有几个重要现象,对两性服饰打扮也有深远影响,譬如哈雷重机骑士酷爱的黑色皮衣,又或是性手枪乐团嘶喊高唱的〈没有未来〉。各位听众朋友,莫非我们社会的未来将是一片漆黑?

下週同一时间再会。

製作人西儿薇轻轻碰了碰夏绿蒂的肩膀,好让她知道麦克风已关闭。

「黑色代表〈没有未来〉?」西儿薇忍不住追问。「这也太糟了吧!」

「如果像这样恐吓一下,能促使大家多穿些彩色的衣服,也就不枉费我说这一段了。」夏绿蒂一面说,一面把她的黑莓机开机。

西儿薇今年刚满三十岁。她早在十五年前就已决定,要把阻挡时间指针的任务,交付给肉毒桿菌的针头。夏绿蒂询问是否能触摸她脸庞的那一天,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没有婉拒。儘管五官端正,厚厚妆容底下的这张脸,摸起来却似乎是扭曲变形的。「妳超美的。」夏绿蒂为了不伤她的心,故意撒了谎。

透过语音协助,夏绿蒂很快就顺利在黑莓机萤幕上,挑出她昨天匆匆拍下的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模糊失焦,但其中一张照片可清楚认出是亚瑟,他手里握着一罐啤酒。

「这些照片是我从我家窗户往外拍的。都拍到了些什幺?」

「妳有个男的邻居猛盯着妳看。」

「他长什幺样子?」

「像个性感的猪哥。」西儿薇说,她碧蓝眼眸中同时露出一抹光芒。「一定有其他不喜欢被偷窥的女邻居一拳打断过他鼻梁。挺有趣的......」

夏绿蒂火冒三丈。

「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妳后脑杓也有一双眼睛,还比我们的眼睛更犀利呢!」

「听从直觉的人,都很犀利。」她边说,边推了推自己的苹果绿墨镜。

夏绿蒂.达芳思卡之所以会成为数一数二的色彩专家,全都是因为当初想要争一口气。在研究所攻读神经科学时,她很讨厌的指导教授问她,论文题目打算写什幺,她毫不犹豫就回答「色彩」。

「妳开玩笑的吧?」教授非常惊讶。

「为什幺?」她用和笑容一样温柔的语气回呛他。「你明明也知道,色彩只是一种幻觉。就像色彩历史学家米榭.巴斯度侯所说的:『只有在观看色彩时,色彩才存在。』世上没有哪两个人所看到的颜色是一模一样的。我个人并不受限于这种幻觉。所以我比你们明眼人更能从旁观者清的角度看待色彩。」

从这一刻起,这位教授才认清夏绿蒂是个杰出优秀的学生,而不只是个在校园里遛狗的盲眼正妹。他指导并鼓励她,对她比对其他学生都好。三年后,夏绿蒂以一级研究员的身分,名正言顺踏进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大门。过了几个月,法国联合电台的导播梅狄.铎克听说了这一号不寻常的人物,便想招聘她。他的构想是推出一些简短的节目,以通俗口吻介绍科学界关于色彩的最新发现,再搭配一些历史趣闻轶事,这些都是一般大众很爱听的内容。夏绿蒂在答应之前,提出了一个条件:电台不可以拿她的残疾当作行销卖点。她试播了一个月,一个月结束时,她的节目几乎登上了下载率冠军宝座。

女儿出生后,夏绿蒂向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申请留职停薪,想尽量多照顾女儿。她在媒体圈名气响亮,因而得以替许多报章杂誌撰写文章,优渥的收入让她生活无虞,不过她一概拒绝出席活动,也不愿上电视。她不希望自己的眼盲成为焦点,希望大家关注的是色彩知觉的最新科学发现。

因此,只有电台工作人员和她身边的亲朋好友才知道,广播中的这个声音,儘管能从纯物理学角度解释和一般认知恰恰相反的概念──蓝色其实是个比红色更温暖的颜色,声音的主人却既没看过红色,也从来没看过蓝色。

推荐书籍 :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

尚–盖布里耶.寇斯(Jean-Gabriel Causse)

享誉全球的色彩说书人

色彩设计师、法国色彩委员会成员,担任多项产业的色彩顾问,是第一位不只从美学观点出发,而是以颜色对人类行为影响来思考色彩的设计师。

2002年获法国《CB News》选为最具创意人士,任职 Onward 时尚集团期间,以两千件polo衫组合出梵谷肖像,蔚为话题。着有热卖多国的色彩学专书《为什幺辣椒酱颜色越深感觉越辣?》。

《如果巴黎的色彩消失了》是他个人第一部小说创作,售出韩国、义大利、西班牙等多国版权,即将改编为电影。

绘者简介WHOSMiNG

是设计师也是插画家。2016年在波特兰喝到令人感动的咖啡后,便随手拿起外带杯速写咖啡师神情,自此开始插画咖啡杯系列创作,在IG与FB等社群获得广大迴响。作品常见于国内外媒体,也与台湾、东京、纽约等各地品牌合作。

译者简介梁若瑜

东吴大学心理系毕业。觉得色彩就是发自内心的快乐。译有《找死专卖店》《纸女孩》《机械心》《我也来做一回猫》等五十余本。

相关推荐